梦远书城 > 明传奇剧本 > 琴心记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三十四出 青囊阻嫁


  (丑上)

  〖北端正好〗两脚受奔波一味担饥饿。恨满充肠胃。气满塞胸脯。奈全家拆得伶仃苦。叹傍人见我谁知我。

  自家寻着小姐。要见卓老儿。此间将近。如何有鼔吹之声。莫是田太尉那厮。思量娶亲了。待去访一的实。才可撞进。正是待彼张声处。为吾下手时。(下)
  (净上)会做媒人骂两头。一千三百再加瓯。只愁反被两头骂。喝去呼来胜似牛。自家官媒便是。近日与田太尉卓小姐做一头亲事。昨日行礼。今日过门。因此特来迎候。你看掌礼也到了。
  (副净上)烂破头巾纸褙多。夫妻行礼喝兴拜。落得问龙并撒帐。偷些喜果献家婆。
  (净)献家婆。到是我吃多。
  (副净)月老老休取笑。你看那新人不肯出门。莫是二婚娘子到要妆俏。
  (净)不是妆俏。还是里面洗澡。
  (副净)若是洗澡。这盆浴汤我要。
  (净)你要他做什么。
  (副净)晚老婆的尿。好浇饭吃。而况洗澡水。这滋味说不尽。
  (净)闲话休题。他家里人来了。大家上前去问他。怎么不开门。

  〖前腔〗(丑上)肚里毒蛇窠。脸上钢刀剁。将了掂颩棒。发起大干戈。恼人肠迸出咆哮虎。头顶上将长江水来救火。

  恰才去访张老娘。果是今日成亲。不免到他门首。打那厮一番。
  (净副净)大哥。借问一声。你家里怎不开门。
  (丑)怎不开门。打你囚根。(打介)
  (净)不要打。
  (丑)你是何人。
  (净)我是官媒。
  (丑)你是官媒。打做一堆。(又打介)掌礼过来。你姓甚么。
  (副净)我是张待诏。
  (丑)你是张待诏。打得你做狗叫。(又打介)
  (末上)自家卓老相公。因小姐逃出。差我对月老说另改一个日子。如何门外许多喧嚷。
  (看介,净副净)大哥救我一救。
  (末)打的是谁。
  (丑)打的是谁。赏你一个擂槌。你是卓家人么。你老贼嫁了我家夫人去。有何言语答我老爷。都要随我到官司去。做一个了断。
  (众)大哥。委实我们不是了。情愿跪你一跪罢。
  (丑)跪了。听我说。
  (打净介)媒人这贼。你

  〖前腔〗不在月中来。怎向冰间过。截了蓝桥水。激起楚江波。强姮娥到去联河鼓。(打介)待把你这头来砍腰下斧。

  (打副净介)掌礼这贼。

  〖前腔〗你不识五伦尊。怎信三从大。便掌成双礼。去唱合欢歌。你这般莽撞吃不成撒帐果。只怕你恶姻缘到头来缠得苦。

  (打介)卓家的狗囚。你那老贼呵。

  〖北滚绣球〗也到是一个鬼魔。也到是一个贼奴。闪些儿点污了婚姻簿。猛可的硬心肠扯断丝萝。郞不郞。秀不秀。文不文。武不武。到去与油煠猢狲的人做夫妇。那里管伤伦败俗也犯了萧何。要使你乞怜学做亡家狗。忍气甘为缩颈鹅。始罢干戈。

  你们且去。老爹回来。自有分晓。

  可怪王孙太不仁,如何反去怨媒人。
  空教掌礼遭凌辱,回报田家别娶亲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