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明传奇剧本 > 鸾鎞记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四出 励志


  (生策马上)

  〖缕缕金〗驱骄马。逐轻车。不辞筋力倦。路途赊。镇把家乡盼。看看近也。恨前途早已夕阳斜。归心转深切。归心转深切。

  小生杜羔。下第之后。别了温飞卿。即日起身。来到此间。离家不远。只是天色已晚。怎么好。
  (问内介)借问一声。今日可还赶得到襄阳城北的赵村么。
  (内应介)天色已晚。到不及了。
  (生)这等。只索寻个酒店安歇了。明早趱行罢。店小二有么。
  (副净)昏迷须觅主。倦鸟欲投林。官人可是借宿的。请里面去。
  (生)店小二。我明日五更就要起身。你千万不要睡熟了。
  (应介)
  (生叹介)今晚到得家才好。可恨天色一会就晚了。

  〖前腔〗(丑扮老苍头上)年华迈。怕跋涉。身扶青竹杖。(跌介)又遭跌。日行三十里。看看将夜。望前村灯火店星列。谁家可安歇。谁家可安歇。

  (作寻介)不知那一家可安歇。
  (小二)老人家。小店还有空房。进来进来。
  (丑进见生介,丑)呀。却好官人在此。来得凑巧。
  (生)老苍头。你为何在这里。家中可好么。
  (丑)家中平安。娘子特差小人来迎接官人。有书在此。(送书介)
  (生)你老人家走路辛苦。先去睡罢。待我慢慢的看书。
  (丑下)
  (生看书介)原来是一首诗。
  (念介)良人的的有奇才,何事年年被放回。如今妾面羞君面,君若来时傍晚来。
  (作怒介)

  〖榴花泣〗新诗读罢。不觉赧盈颊。多讪笑。浪讥切。(看介)怎么说教咱归傍晚来些。又说见郞君妾面羞遮。(想介)且住。我娘子这诗是激劝我的意思。不要怪他。只是我做了堂堂的男子。直待妇人讥笑。不思奋发。岂不自愧。我今晚如醉初醒。如梦初觉了。我待磨穿砚铁。喜从今唤醒庄生蝶。看他年昼锦还家。免教人独归昏夜。

  我如今看了这诗。有何面目回去。不如再往京师。埋头励志。以图再举。有何不可。待我打发了老苍头回去罢。
  (叫介)老苍头快起来。
  (丑上)天色大明了。起身回去罢。
  (生)我不回去了。你自回去罢。
  (丑惊介)阿呀。娘子特地叫小人一路来迎接官人。官人怎么到说不回去了。

  〖扑灯蛾〗(生)我猛然思去日。刚肠欲自裂。若不用辛勤。只恐又遭前辙也。从今志决。弃家乡不惮周折。(丑)官人。你要读书村庄静贴。又何须他州外郡苦离绝。

  ——官人。你便要游学。此处已不远了。乘便回到家里。见了娘子一面。再出来也不迟。
  (生)我若到了家里。再不能勾出门了。你自回去。不必强我。
  (丑)官人可有书信。寄与娘子么。
  (生)我没有书。你上覆娘子。说我——

  割爱辞家心事违,老奴恋主只牵衣。
  玉京有路终须到,金榜无名誓不归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