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三十出 释疑


  〖忆莺儿〗(外冠带,引众行,唱上)兵燹稀,甘雨肥,未及瓜期诏已催,带便还乡昼锦衣。新花拂旗,新沙筑堤,宦囊不重肩夫喜。鹤相随,破琴犹在,依旧载将归。
  
  下官詹烈侯,复任西川,未及一载,蒙圣上俯鉴微劳,加升大司马之职,钦召回京,带便从故乡一过。左右的,此处到家,还有多少路?
  (众)只得一站了。
  (外)这等快些趱行,今日定要赶到!
  (齐唱“宦囊”二句下)

  〖燕归梁〗(老旦上)先到华堂等客归,羞老鬓更蓬飞。(副净衣巾,同丑上)阿姨新做状元妻,重见面,愧前非。
  
  (老旦)老爷今日回来,老身一家先到公厅等候。柳夫人与他女儿女婿想必也就来了。

  〖前腔〗(小旦上)膏沐新添媚远归,重学画少年眉。(生冠带,同旦上)带成婚媾转相宜,亏阿丈赚良媒。
  
  (老旦、小旦先见介)
  (小旦)女儿女婿成亲之后,还不曾见你,如今请坐了,待他们拜见。
  (老旦)等老爷回来,一齐拜罢。
  (生)这等先见常礼。
  (生、旦见老旦介)
  (副净、丑见小旦介)
  (生、副净相见介)
  (旦、丑相见介)
  (老旦)你们今日顺便相见,只当会亲。大小姨夫、大小姨娘,都见一见,省得东躲西躲。
  (副净见旦,旦作恼容,回礼介)
  (生见丑,丑作笑容,回礼毕。各惊介)
  (生背介)这位大姨,好象在那里会过一次的?待我想来……(想介)
  (丑背介)小姨夫的面貌,与去年进来的人,生得一模一样,这一回更觉得标致些。
  (生)好奇怪!我恍恍惚惚记得在京中那个所在,相会一次,为甚么再想不起来?

  〖渔灯儿〗真怪异,既是上林花,为甚的向向此处栽移?是了,我记得初报状元的那一晚,曾做个恶梦,梦中的人就是这副嘴脸。记在恶梦里,受伊行无限凌亏。且住,梦中的人就是去年相会的詹小姐了,难道去年见鬼,如今又见鬼不成?待我问夫人。(对旦指丑介)夫人,那边立的,还是人,还是鬼?(旦)是我家姐姐,你怎么说起鬼话来?(生)这等我去年不曾见鬼,就是见了这个象鬼的人,分明是这个似鬼人儿把我迷,冒神女夜叉相替,到今日鬼和神相对难欺。
  
  (旦)你仔细看一看,又不要认错了人。
  (生)一毫也不错。
  (老旦对小旦介)前日女儿女婿成亲,不曾送得喜酒,今日有一杯清茶奉献。叫丫鬟拿茶来!
  (净捧茶上)和气人家无大小,不防乳母代梅香。
  (见生,各惊介)
  (对丑介)小姐!那分明是去年进来的人,你可认得?
  (丑)面貌虽是一般,觉得去年的还没有这等标致。
  (净)去年是戴方巾,今年换了纱帽,自然一发标致了!
  (丑)有理。

  〖锦渔灯〗天生就娇面孔,原先美丽,况戴着俏乌纱更长风姿。去年若不是你冲散了好事,今日这个诰命夫人,一定是我做了。都是你夺去花封送阿姨,致今教我睁白眼妒人妻。
  
  (生背对旦介)夫人,如今不但假莺莺认出来,连假红娘都认出来了!
  (旦)在那里?
  (生)方才捧茶的那一个就是。
  (旦)原来是他们串通诡计,冒我名头,做出这般丑事,累我受此奇冤。我如今说与母亲知道,当面对他讲个明白,肉也咬他几口下来!
  (欲行,生扯住衣袖介)夫人,这个断使不得。你若与他争论起来,戚公子听见,说我调戏他的妻子,这场怨恨怎得开交?
  (旦)这也顾他不得。(洒脱衣袖,对小旦介)母亲有一句新闻,说与你知道。
  (扯小旦,附耳说话介)
  (生慌介)他母亲知道,一定要做出来了。这桩事怎么样处?
  (副净背介)你看他娘儿两个,唧唧哝哝,把手指着我家娘子,只怕是看荷花的事情发作了。他若与我娘子面质起来,老韩听见,说我调戏他妻子,这场怨恨,怎得开交?
  (小旦听毕,高声介)原来有这等奇事,好没廉耻的女儿!
  (生、副净各慌介)
  (副净背介)我说不停当,如今怎么了?须要生个法子,骗老韩出去,不等他听见才好。
  (生背介)我说不停当,如今怎么了?须要生个法子,骗老戚出去,不等他听见才好。我有道理,(对副净介)老襟丈,如今岳父快到了,我们同到郊外去接他一接,何如?
  (副净大喜介)妙!妙!妙!小弟正有此意,我们两位新娇客,莫管他家闲是非。(同下)
  (小旦对老旦介)亏你有本事,养得这样好令爱出来!
  (老旦惊听介)

  〖锦上花〗(小旦)一羡你肚皮,二羡你教法奇,生这风流令爱,倒会讨便宜。(老旦)我晓得,你的女婿是个状元,如今要压制我么!(小旦)一愧我命运低,二愧我福分微,招得个状元女婿,又有前妻,封诰送还伊。
  
  (老旦)有话明讲,不要语中带刺,讨人的便宜!
  (小旦)我正要和你明讲,去年清明时节,你家女婿,拿一个风筝,央我家女婿画。我家女婿懒得画,题了一首诗在上面。你家女婿放断了线,落在我家。我见上面有诗,教女儿和了一首,不想被你家女婿讨了出去。后来我家女婿也放风筝,也断了线,又落在你家,你的好令爱,就想做起风流事来。你做风流事也罢了,为甚么假冒我家女儿的名头,约他进来相会?我家女婿,想是见他忒标致了些,吓得不敢动手。谁想你家令爱,做湖州船倒撑起来,做出许多怕人的光景,弄得我家女婿,抱头鼠窜。今年他在京中,戚公替他聘了我家女儿。他前日回来做亲,只说还是那一个,怒气冲冲,不肯与女儿同睡。及至我去细问缘由,把女儿与他细认,知道不是,才肯成亲。虽成了亲,究竟不得明白,方才在这边三头六面认将出来,方才晓得是这本新戏。
  (老旦呆介)
  (旦对丑介)你当初说我做了夫人,须要带挈你带挈。谁想我还不曾做夫人,你倒先做了夫人;我还不曾带挈你,你倒带挈我淘了那一夜好气!

  〖锦中拍〗多谢你,椒房宠,内家荫庇,封诰忒离奇,我如今情愿把夫人让你,只要陪还我那一场怄气。为甚的你图欢乐,别人皱眉?为甚的把我名儿巧替?好好的献出原赃,自口供罪,不须得紧紧的牙关闭。
  
  (老旦对小旦介)这等说起来,是我这个不成器的坏事了,你娘儿两个,如今要怎么样?
  (小旦)我没有甚么讲,只等老爷到家,拦马头就是一状。听凭他审就是了!
  (老旦)若审起来,你也未必全赢,我也未必全输!
  (小旦)怎见得?
  (老旦)莫说坏事的不好,还怪起祸的不是。虽是我家女儿冶容诲淫,也是你家女儿多才惹事;虽是我家闺范不严,不该放男子进来,也是你家门缝忒宽,不该让风筝出去。我要吃场大亏,你也要忍些小气,我的女儿若问充军,你的女儿也要问个徒罪。不如同你两下私和,还省了一场当官的没趣。

  〖锦后拍〗笑世上,打官司没便宜,枉自两下费心机。有十分道理,有十分道理,原告脚膝头,预先落地。便全赢也有一分纸钱陪。倒不如三杯酒化做一团和气,还落得冤家少,狭路省防堤。
  
  (丑对小旦介)你若和了就罢,若不肯和,我拼得做一个下水拖人。
  (小旦)怎么样的拖法?
  (丑)我说是妹子做诗在风筝上,约他进来,他认不得路,错走到我房里来的。
  (小旦呆介)
  (旦)不妨,有引他的人在这里,他走错了路,难道奶娘也走错了路不成?
  (净惊背介)这怎么了得?老爷到家,若还审起来,少不得拷问我。女儿是他亲生的,料想不置于死地,弄来弄去,只苦得我。没奈何,跪将过去,替他求和罢了。
  (跪小旦介)夫人!饶了我这条狗命,和了罢!
  (小旦不理介)
  (净跪旦介)小姐,你一向是贤慧的,劝声夫人,和了罢。
  (旦不理介)
  (净起介)夫人不肯和,小姐不肯和。这张状子,是一定要告的了;告起来,我少不得是死。这堂前有一口古井,不如跳下去,预先死了,省得明日零星受苦。(跳介)
  (旦扯住介)不要如此,待我劝夫人,和了就是。
  (旦向小旦介)母亲和了罢!
  (小旦)我若与他和了,他娘儿两个倒翻起招来,怎么处?
  (老旦起拜小旦介)柳夫人,是我女儿该死了。你若肯和,我终身不敢忘你大德!
  (小旦)这等说,只得和了。(同拜介)
  (净磕头,谢介)

  〖隔尾〗(合)半生妒恨,今朝释,往事付之流水。(老旦)你就有万顷恩波,也难将我这羞洗。
  
  (内鼓吹介)
  (老旦)老爷回来了!三娘,千万不要提起。
  (小旦应介)
  (丑又叮嘱旦介)

  〖点绛唇〗(外冠带,引众;生、副净随上)重到门楣,郁葱瑞霭增佳气。只因家内,添个乘龙婿。(各见介)

  〖前腔〗(小生冠带上)宦客新归,旧时年友新姻戚。芝颜重对,两鬓添霜未。
  
  (各见介)
  (老旦、小旦)你们两个女婿,都不曾拜丈人,两个媳妇,都不曾拜公公,今日在此,不如同拜了罢!
  (同拜介)

  〖画眉序〗(外、小生)儿媳已齐眉,婚嫁从心向平喜。幸双亲犹健,杖不须携。既有子瓜瓞能绵,便无儿桑榆堪慰。(合)朱颜白发同偕老,举世共夸荣贵。

  〖前腔〗(老旦、小旦)门户有光辉,两树蒹葭得同倚。喜枯梅衰柳,不怕霜威。虽不是桃李春荣,还学得枇杷晚翠。(合前)

  〖前腔〗(生、旦)何处谢良媒,一阵狂风似神鬼。怪风筝一片,东走西飞。论赏罚罪不酬功,量恩私功能赎罪。(合前)

  〖前腔〗(副净、丑)一对丑夫妻,空费百般巧心计。岂从来神器,不许人窥。男偷女宝剑成精,女偷男灯光作祟。(合前)

  〖滴溜子〗(合)团圆处,团圆处,欢声如沸。相逢处,相逢处,欢容如醉。评才貌真无愧。总亏堂上翁,平心见己,公道无私,合成双配。

  〖尾声〗无心演出风筝戏,怕世上儿童学会。也须要嘱语东风好处吹。

  传奇原为消愁设,费尽杖头歌一阙;
  何事将钱买哭声,反令变喜成悲咽。
  惟我填词不卖愁,一夫不笑是吾忧;
  举世尽成弥勒佛,度人秃笔始堪投。

  (剧终)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