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廿五出 凯宴


  〖菊花新〗(外冠带,引众上)雁书来自故乡天,闻道娇雏尚待年。同事有高贤,恰好是雀屏佳选。
  
  下官得胜班师,正接着平安家报。大的女儿已许了戚家,二女尚无着落。我想韩状元年方弱冠,闻得他未有姻亲,舍了此人,那里去寻快婿?今日同赴太平公宴,按君也在席中。下官先来相等,待他来时,央烦作伐,此时也该到了。

  〖前腔〗(末冠带,引众上)欃枪扫尽睹尧天,文治于今始得宣。鞍马未相联,惭愧赴太平公宴。
  
  (见介)老先生为何来得恁早?
  (外)学生有一事相烦,故此先来拱候。
  (末)有何见委?
  (外)学生年老无儿,止得两个小女,大的已曾赘有门婿,第二个小女,尚在闺中待年。闻得韩状元青春未娶,窃思赘作东床,借重老先生作伐,未知可否?
  (末)佳人才子,正该作合。待他到来,学生就讲。
  (外)这等小弟在此,倒不好面谈,且在后厅少坐,供候回音。暂从闲处立,静听好音来。(下)

  〖前腔〗(生冠带,引众上)功成休使勒燕然,不败还因仰恃天。鞍马浴腥膻,好归去木天清院。
  
  (见介)
  (末)学生先来拱候,有一桩喜事奉闻。
  (生)有甚佳音?敢烦赐教。
  (末)闻得老先生金榜虽登,洞房有待,学生不揣,敢以执柯自荐,不知可肯相容?
  (生)既蒙垂念,请问是那一家?
  (末)就是詹老先生第二位令爱,闻得他有倾城之貌,咏雪之才,正是老先生的佳偶。
  (生冷笑介)

  〖榴花泣〗
  〖石榴花〗(末)琼花玉笋两嫣然,前身同是玉京仙,况有那清才艳思两无前,正好歌春咏雪把句相联。詹老先生正在此间踌躇择婿,老先生恰好奉诏而来,岂非是天作之合?
  〖泣颜回〗三生有缘,喜同舟共济成姻眷。那一封请兵书,先做了万里丝鞭;这一封叙功书,又做了百年婚券。
  
  (生)蒙台翁高谊,辱詹公错爱,自当依命,只是一件,学生因先君早丧,蒙戚补臣老伯,抚养成人,如今婚姻一事,不能自主。瑞有戚老伯在家择配,一来不敢不告而娶;二来恐怕事有两歧,故此未敢轻诺。
  (末)原来如此。这等学生暂别,即刻就来奉陪。只道媒堪做,谁知事不谐。(下)
  (生大笑介)好笑这位按君,不知听了那个的诳言,在这边道听途说。那里知道他倾城之貌,咏雪之才,下官已都领教过了。

  〖驻马泣〗
  〖驻马听〗花面嫣然,云淡风轻是他咏雪篇。若不是我亲觇奇貌,面试真才,又几乎耳信论传。似这等乌纱作伐少真言,怎怪那媒婆巧语将人骗。
  〖泣颜回〗从今后愈教人虑诈防欺,见了那做媒的脑闷头悬。
  
  (外、末上,相见毕,各坐饮酒介)

  〖古轮台〗(合)靖烽烟,今朝撑住杞人天,荆棘铜驼免。想前日奚后奚先。到今朝四境讴歌声遍,箪食迎来,壶浆送转,家家奠酒祭豚户。从今后愿一人垂冕,万姓高眠。乐丰年,田无水旱,民无夭札,境无烽燹,臣等乐无边。遂却良臣愿,胸中韬略不须展。

  〖余文〗歌频度,酒浪传,拼酩酊交酬互劝。这叫做痛饮黄龙得意筵。

  干戈动处扰生民,莫谓功高罪亦均;
  曲突徙新无上策,焦头烂额愧嘉宾。

  (外吊场)方才按君回复,说韩状元幼年丧父,亏戚补臣抚养成人,所以婚姻不能自主。我想戚补臣是我极相好的同年,我去年赴任之时,曾将女儿托他择婿。这等看起来,两家的权柄,都在他一人手里了。何须央别个做媒,我如今修书一封,连夜差人赶去,不要说韩状元不曾应允,竟说与我面订过了。只因不曾禀命于他,不好行聘,教他在家成了这桩好事,何等不妙。正是:

  若用奇谋招快婿,先凭巧语赚良媒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