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廿三出 败象


  〖水底鱼〗(净引众上)象猛人豪,机锋阵上交。他来寻咱,教咱怎相饶。
  
  俺掀天大王,自从起兵以来,杀人如割草,攻城似破竹,不曾有一处官兵,敢与咱们打仗。只有西川地方,是詹烈侯那厮镇守。虽然将老兵残,还亏几个神兵相助,故此饶他那条性命,再过几年。谁料他倒上疏请兵,如今差了新科状元,督兵前来,与他会剿。我想詹烈侯,是个龙钟老汉,新状元是个乳臭孩儿,料他有甚么本事,敢来与咱交锋。难道那几个神兵,还跟来替你厮杀不成?分付大小蛮军,喂饱了象,备好了马,迎上前去,和他厮杀!
  (众应毕,同唱前曲下)
  (外、生戎装;副净、末扮将官,引众上)同舟共济矢澄清,戮力损躯奏荡平。特使终军陪尚父,老成英锐互相成。
  (外)下官西川招讨詹武承是也。
  (生)下官督师翰林韩世勋是也。老先生一路行来,此处山高地广,好做战场。不如就在此处扎营,待探子回来,看贼兵远近何如,再议迁徙。
  (外)正合愚意。叫左右!岭上搭起将台,待我与韩老爷看山川形势,好伏奇兵。
  (众)搭齐备了,请两位老爷登台。
  (生、外登台,望介)

  〖醉花阴〗(生、外合)俯水凭山共登眺,黑沉沉,峰峦窈窕。满山木叶未经烧,迷进路,似远非遥。猛可的人声低叫,怪空谷,应偏高。分明是回复军中,此处藏兵好。
  
  (丑急上)报,报,报!
  (生、外)贼兵远近何如?
  (丑)起先还在十里之外扎营,闻得官兵到了,倒反赶来迎战,如今只差一二里了。
  (生、外)这等更好。
  (生)亦营将官,听俺分付!
  (众应介)

  〖喜迁莺〗(生)等待那贼兵来到,乍交锋,且将锐气潜韬。假败佯逃。一任他喜扬扬争先鼓噪。猛忽地现出神狮将象势挠,他那里戈争倒。你听俺鼙鼓震,炮声高,一个个奋全威,追斩鲸妖。
  
  (副净应介,领兵下)
  (外)本营将官,听俺分付!
  (众应介)

  〖出队子〗(外)你与俺带领着精兵几哨,伏山隈,语莫高。只待那假狮王驱象过山腰,你与俺齐拥出,截咽喉,休放逃。鼓噪,合天兵,争戮力,长驱直捣。
  
  (末应介,领兵下)
  (净、众引象,唱前曲上)
  (净)前面就是官兵了。把象做了先锋,人马紧随着象,一齐杀上前去!
  (副净领众上,战败介)
  (净、众赶杀介)
  (内扮狮子舞出,象见,惊退介)
  (内击鼓,放炮)
  (副净领众,赶杀下)

  〖刮地风〗(生)制就狮王势转骁,张默口风助咆哮。说甚么矫腾腾赤虎斑文豹,怕踊跳将来,猛象魂消。堪笑那蠢蛮子腹内诗书少,旧兵法不晓分毫。(内呐喊,作战声介)这壁厢,那壁厢,声沸如涛。山如动,地欲摇,斩鲸鲵血染林皋。中军帐号令忒奇妙,不枉掌三军展六韬。

  〖水底鱼〗(净、众败走上)狮子咆哮,象如鼠见猫,人慌马乱,有命也难逃!
  
  了不得!了不得!他那狮子跳将出来,我这象的威风竟不知那里去了!如今被他赶得人疲马倦,歇又歇不得,那大路怕有伏兵,打从小路快走!
  (末领众喊杀上,战介)
  (净、众败走;末、众赶下)

  〖四门子〗(外)伏奇兵拥出如山倒,马腾舞,人讙噪。猿啸声低,虎啸声高,都与俺天兵下处增声号。这的是风鹤皆兵,草木皆刀,把蛮军魂收魄扫。
  
  (副净、末领众,驱象,持首级上)禀老爷,贼兵大败,杀了数千,走去的,不上三分之一,象都夺过来了。
  (生、外)出征过的,听候赏赐;不曾出征的,速速领兵追剿!

  〖古水仙子〗出征的,解战袍;出征的,解战袍。坐营的,领兵须及早。去,去,去,入深山,搜僻寨,诛剩贼,扫荡尘嚣。赶,赶,赶,赶渠魁,莫放逃。赦,赦,赦,赦无辜,归种归樵。惜,惜,惜,惜民房休得肆焚烧。戒,戒,戒,戒掳掠一寸民间草。犯,犯,犯,犯军令,有明条!

  〖尾声〗掩把那十载妖氛如电扫,你们一个个都有马功劳。休妨俺两文臣搦三寸管,坐军中把名标!

  侥幸成功觉厚颜,制狮攻象等儿顽;
  书生莫恃韬钤富,古法难欺识字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