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九出 议婚


  〖玉女步瑞云〗
  〖传言玉女〗(小生带末上)底事萦怀,未了向平婚债。
  〖瑞云浓〗怎禁不肖子,胡行乱踹。
  
  下官戚补臣。夫人早丧,只生一子。当初只因后嗣艰难,未免失之骄纵。怎奈他不思上进,只习下流,不但不能承绍箕裘,将来还恐玷辱门户。当初还有韩家侄儿,同窗砥砺,虽然心如野马,也还身似羁猿。自从韩生赴试之后,日间在赌博场上输钱,夜间在妓妇人家输髓。输钱还是家产之累;输髓将有性命之忧。我如今没奈何,只得娶房媳妇与他。他纵然不怕堂上的威严,或者还受些枕边的教训。向日詹年兄上任之时,曾将两个女儿托我择婿,不如将一个聘与自家儿子,一个聘与韩家侄儿,何等不妙。只有一件,我闻得他大令爱是个寻常女子,第二个令爱才貌俱全。若把别个,一定将好的尽了自己,剩下的才与别人。下官一来有些克己的功夫,二来也知儿子的分量。如今定下主意,将大的配与儿子,小的配与韩生。本待一齐下聘,只因他在京中赴试,万一得中,受了别人的丝鞭,恐怕两相耽误。我如今先说就了儿子的亲事,那一个待他回来下聘未迟。叫院子,唤媒婆伺候!
  (末应下)

  〖赏宫花〗(小生)婚姻要谐,须凭貌与才。强把姿容慕,反是厉之阶。此日先偕鸂鷘侣,他时另配凤鸾侪。
  
  (怪扮媒婆,随末上)朱、陈有约还须我,孔、李成亲也要媒。戚老爷,唤媒婆来,有何分付?
  (小生)当初詹老爷上任之时,托我替他小姐择婿。我一向留心体访,再没有个门当户对的人家。我家大爷与他家大小姐,年齿相当,要你去说亲,故此差人唤你。
  (丑)这等说起来,是顺风吹火,下水行船,极省力的事了!媒婆就去讲来。现成媒易做,安乐福难当。(下)

  〖不是路〗(净扮报人上)千里驰来,渡却黄河又渡淮。(向内介)借问一声,这边有个韩世勋相公,家住那里?(内)他是没有家的,一向住在戚布政衙里。(净)真奇怪!芝兰玉树,反生在别人阶。(敲锣,进介)报!报!报!韩相公中了状元。他步天垓,状头身占人间福,榜首名魁天下才。(小生)只怕是假的。(净)休疑怪,逼真喜信无尴尬,纸条现在,纸条现在。
  
  (付纸条,小生看介)先取花红送他,改日再来领赏!
  (净谢下)
  (小生)谢天谳地!

  〖大胜乐〗苍天不负奇才,拔英雄,自草莱。我当初受朋友托孤之命,到如今这个日子,也将就可以塞责了。亡朋责备求宽贷,难道你九泉下,眼还开?我自幼抚养他,原为故友交情,不图后来报效。他如今富贵了,我的儿子虽然不才,他难道日后不把一只眼睛看顾我儿子不成?希图结草酬难必,不望衔环报自来。可见人生在世,好事也该做几桩。这“仁义”二字呵,原非有害。为甚的认做了非常厌物,举世相戒?
  
  (丑上)无福千谋不遂,有缘一说便成。戚老爷,詹夫人见说老爷求亲,不胜之喜,满口应承。只有一件,他说詹老爷不在家,不曾办得嫁妆,先在他府上成亲,直待詹老爷回来,备下妆奁,然后遣嫁。
  (小生)这等更妙,待我拣选吉日,一面下聘,一面送去成亲便了。

  (净)年家正好结姻家,门户相当自不差。
 (小生)先把荆钗定阿姊,且迟妹聘待宫花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