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八出 艰配


  〖北新水令〗(生簪花、冠带,末执鞭,众鼓吹引上)天街徐着看花鞭,马蹄儿休教逐电。婵娟争觑我;我也觑婵娟。帝里名媛,赶一日批评遍。

  〖南步步娇〗(副净扮丑女,净扮媒婆随上)铅精铸就芙蓉面,血点脂唇艳。金盆捣凤仙,染成这玉甲如花,好持纨扇行到镜台边。几回自讶观音现。
  
  (净)小姐!状元好来了。我和你先到楼上去等。(同上楼介)
  (净)小姐!我替你烧些香在炉里,待状元来闻见,就知道你是喜清趣的了!
  (烧香介)

  〖北折桂令〗(生、众上)才离了凤阙龙轩,早来到燕子楼头,朱雀桥边。(末)是那里这等香?(生)可惜了香气氤氲,篆烟缥缈,只多些膏沐腥膻。(末指楼上介)老爷,那楼上与张媒婆同立的,想必是小姐了。(生看介)试看那假西施,卖弄他香温玉软;尽有那蠢登徒,为着他意惹情牵。怎当俺水镜双悬,能别媸妍。多谢你转秋波临别多情,休怪俺懒回头,弩箭离弦。
  
  (末向净摇手,随生、众下)
  (净)这等是不中意了。东家相不中,快去赶西家!(同副净下)

  〖南江儿水〗(老旦扮老女上)鼓吹声难近,旌旗眼望穿。为甚的绿衣郎在许红裙见?紫金鞍骑到谁家院?画栏杆倚得纤腰倦。想象仙郎不远,更上层楼,把十里杏花瞻遍。
  
  (内鼓吹介)
  (净急上)小姐,状元来了,快些上楼去看。(同上楼介)

  〖北雁儿落带得胜令〗(生、众上)(末指楼上介)老爷,这位小姐生得好!(生看介)觑着他瘦腰肢,似可怜;好容貌,如堪羡。为甚的两桃腮,褪却鲜,双柳黛,堆着怨?多管是待庶士韶光变,咏摽梅期久愆。休怪俺轻薄子无情面,辜负你老嫦娥爱少年。传言,贤孟光休得要嗟偃蹇;你且归也么眠,少不得有个老梁鸿来缔好缘。
  
  (末向净摇手,随生、众下)
  (净)这等说起来,又不中意了。扫兴,扫兴!
  (老旦)落花空有意,流水太无情。(同净下)

  〖南侥侥令〗(丑扮丑女,泡头阔鬓上)旋卖街头髭,妆成头上鬈;时兴宝髻人人羡,预梳个凤冠头,好嫁状元。
  
  (老旦上)媒灼赶来身似箭,状元骑出马如飞。小姐梳妆完了。这是近来新兴的牡丹头,好看,好看!一定相得中了,快上楼去等。(同上楼介)

  〖北收江南〗(生、众上)(末指楼上介)老爷,这个小姐,面貌虽然有限,头却梳得时兴。(生)呀!都似这般样的时兴宝髻呵,到不如那鬎鬁头短发如毡!似这等愈奇愈出不如前,那些个食蔗后来鲜,好教人呕涎。马蹄儿怎前,只得把绒缰带急狠加鞭。
  
  (加鞭,急下)
  (末向老旦摇手,同众下)
  (老旦)北家相不中,快去赶南家!(同丑急下)

  〖南园林好〗(小旦扮小姐上)满皇都娥眉几千,少甚么胡然帝天,空教人卖些腼腆,怎乞得那人怜?
  
  (内鼓吹介)
  (老旦急上)小姐,状元来了,快些上楼!(同上楼介)

  〖北沽美酒带太平歌〗(生、众上)(末指楼上介)老爷,这一位小姐,果然标致,再没得嫌了。(生)相了一日,只这个还上得眼。这是俺解忧虑草似萱,醒瞌睡艳异编,地少朱砂赤土先。(末)老爷!既然中意,待小人点头许了他罢。(生摇手介)他只好抱衾裯备妾员,怎好正阃位,中宫权擅?七分妆三分颜面,休得要怨天恨天。你若是三生少缘,怎受得俺猛停骖一回缱绻?
  
  (末向老旦摇手下)
  (老旦)怎么这样的佳人,还相不中?小姐,你也无缘做他的眷属,我也没福趁他的媒钱,回去罢。
  (小旦)承恩不在貌,教妾若为容。(同老旦下)
  (生)叫左右,带马回去!

  〖北清江引〗上林春色看将遍,仍似河阳县。天香并未闻,国色何曾见?或者那御沟内人儿,还有几个上得选。

  看花自古说长安,谁料花多不耐看。
  金榜已登金屋缺,色难更不比才难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