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七出 媒争


  〖字字双〗(净扮媒婆上)要做媒婆莫说真,欺隐。说真十处九关门,难进。东施形丑冒西村,骗允。若要亲眼相佳人,搽粉。
  
  自家京师第一个出名的媒婆,绰号“张铁脚”的便是。新科状元,不曾娶亲。今早有人来呼唤,要我做媒,特地走来伺候。门上有人么?
  (内)是那一个?
  (净)当值的媒婆,蒙老爷呼唤,特来服事的。
  (内)门外候着!

  〖前腔〗(老旦扮媒婆,持书上)个个媒婆卖脚跟,空奔。也难单靠嘴皮唇,谁信。做媒须学做山人,书引。大胆来说状元亲,把稳。
  
  自家京师第一个会钻刺的媒婆,绰号“李钻天”的便是。闻得新科状元,不曾娶亲,一定要用着我们的。只是同行的多,恐怕轮我不着,故此到他座师处,讨了一封荐书。如今放心去做,难道还怕那个抢去不成?来此已是,门上有人么?
  (净见惊介)
  (内)甚么人?
  (老旦)在下是官媒,一向服事老爷座师的。今早叫我去分付,说老爷不曾娶夫人,教我来服事。有封书在这里,烦大叔传一传。
  (末上,接书下)
  (净)李钻天,你好没意思!状元老爷闻我的名,亲自差人请我来做媒,谁要你东钻西刺来抢人的生意?
  (老旦)张铁脚,你好没廉耻!状元的座师,平日见我老实,特地写书送我来做媒,谁要你捕风捉影,夺人的主顾!
  (净)老骚货!不知搭着那一个管家,骗个没图书的名贴,在这里吓鬼。你前日替王翰林的夫人兑金,七成当了十成;替朱锦衣的奶奶兑珍珠,十换算了十五换。他如今查问出来,正要和你讲话,还亏你自家说个老实,惶恐、惶恐!

  〖扑灯蛾〗骗财真绝伦,有胸没方寸,只图第一遭,不顾后来对问也。言而寡信,还亏你夜郎动辄自称尊,面皮不厚才三寸,只怕你名轻难说状元亲。
  
  (老旦)老娼根,你不知同那个孤老吃了几杯脓血,在这里发骚风!你前日替吴总兵娶小,把寡妇当了女儿,被他叫兵丁撏去了两边的鬓发;又替孙百户续弦,把梅香当了小姐,被他叫军牢拨去了下面的胡须!那一个不知?那一处不晓?还说状元老爷闻你的名,羞死,羞死!

  〖前腔〗你把贱奴充作尊,破礶冒为整,惯做脱空媒,更有一遭奇诧也,新人带孕。到如今二毛拔去两头髡,还亏你自称名下无谦逊,只怕你力绵难说状元亲。
  
  (互嚷介)
  (末上)两口不须闲聒絮,一心自有妙安排。老爷说,你们两个,不消在此争争闹闹。我家老爷的媒,不是容易做的,要亲眼相过,十分中意,才肯下聘。你们说的亲事,若肯容相的,便来讲;不肯容相的,竟不消说得。
  (净、老旦)都是千金小姐,怎么肯把人相?(各想介)有了,可以相得。老爷明日游街,我们与小姐立在一处观看。大叔,你如今认得我们了,只看见与我们同立的,就是小姐。若老爷中意,你把头一点一点;不中意,你把手摇一摇,待我们又好赶到别家去看。
  (末)也说得是,待我去禀老爷。

  (末)力大名高总不收,主司法眼异时流。
  (老旦、净)文章自有趋时法,不怕朱衣不点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