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六出 梦骇


  〖香柳娘〗(生衣巾,末持笔砚随上)对天人策来,对天人策来,十年摩揣,今朝呕出心头块。小生来京赴试,叨捷礼闱,今日圣主临轩策士,出的题目是问洞蛮犯顺,该抚该剿的机宜。小生痛述养痈之患,备陈靖乱之方,议论倒有些实际。但不知皇上注意在那一边,且回到寓中,静听消息便了。任苍天措排,任苍天措排,只怕命好不须才,数奇志空大,(末)来此已是寓所了。相公还是要用酒,要用饭?待长班去取来。(生)酒、饭都不用。我身子倦了,快收拾床铺,待我睡罢。(末)床铺是收拾好的。这等相公请安置,长班也去歇息了。(下)(生叹介)想我韩琦仲一生,莫说眼睛不曾看见佳人,就是梦也不曾梦见一个,难道于“女色”二字,就这等无缘?叹红鸾命乖,红鸾命乖,老天,老天!你便舍我个梦里阳台,也暂把相如渴解。(睡介)(内发擂介)

  〖前腔〗(丑扮詹小姐,净扮乳母随上)看书生去来,看书生去来,这是他家门外。为甚的闭关不把人相待?奴家詹小姐。前日戚公子到我家来,被奶娘冲散,不曾成就姻缘,今晚夜深人静,同着奶娘来看他。此间已是他书房了,快敲门。(净敲门介)(生起介)是谁人扣斋?是谁人扣斋?欲待把门开,夜深虑逢歹。(净)相公,快开门!你心上的人来了。(生想介)我心上没有甚么人,且把门开了,看是那一个?(开门见丑,惊背介)呀!这是詹家丑妇。他为甚么到这里来?(对丑介)请问小姐,到此何干?(丑)你那一晚吃了虚惊,不曾成得好事,我今夜特来就你。(净)戚相公!今日这就口馒头,也吃得过了。你心中快哉,你心中快哉!肆意和谐,不担惊骇。
  
  (生)这等说起来,前日是苟合,今日又是私奔了!怎么使得?
  (净)戚相公,请老实些,上门的生意,不要错过!
  (生)我姓韩!戚相公在那边房里。你自去寻他!
  (净)我们与开典铺的一样,是认票不认人的。前日风筝上是你的笔迹,我只来寻你,不管你姓戚姓韩。
  (生背介)前日还有奶娘救我,今日连他也助纣为虐了!这怎么好?
  (丑)前日我一个人,扯你不过,今日有了帮手,就抬也抬你上床!
  (丑、净同扯,生喊介)妇人强奸男子,千古奇变。地方邻里,大家来救一救!
  (副净、小生扮更夫,巡更唱歌上)里面有人叫喊,我们进去看来。
  (进见介)你们夜半三更,在这里做得好事!
  (生)妇人强奸男子!
  (丑)男子强奸妇人!
  (副净、小生)只有男子强奸妇人,那有妇人强奸男子?锁去见老爷!
  (对锁、带出,生一路叫冤枉介)
  (副净)来此已是衙门了,待我击鼓。(击鼓介)
  (内敲云板,开门介)

  〖前腔〗(末冠带,引众上)甚至生涯到来,甚生涯到来。忙加冠带,金收暮夜无妨碍。甚么人击鼓?(副净、小生带见介)巡夜的更夫,捉到一起奸情,请老爷发落!(末)是强奸?是和奸?(丑)是强奸,老爷。(末)他怎么样奸你?照直讲来!(丑)把裩裆扯开,把裩裆扯开,奇创苦难挨,喊声似雷大!(生)好冤枉的事!是他淫奔到书馆中来,强奸生员,怎么反说生员奸他?夜奔来敝斋,夜奔来敝斋,硬坐中怀,破我鲁男淫戒。
  
  (末)世上那有这样歹事?既是他来奸你,可有甚么人见证么?
  (生)黑夜之中,那有见证。
  (末)这等何所凭据?

  〖前腔〗有谁人见来?有谁人见来?无凭难赖,倒推逆说多尴尬。(对丑介)你黑夜到他书房,还是自己去私奔他的?不定期是他引诱你去的?(丑)是他引诱小妇人去的。(末)有有甚么凭据?(丑)有风筝为证。面上的诗句是他亲笔写的。(取出风筝,末看,对生介)你如今还有甚么赖得?好风流秀才,好风流秀才!是你引妇入中怀,还说鲁男淫戒!叫左右,扯下去打!把裩裆扯开,把裩裆扯开!(生叫冤枉介)(末)也教你奇创难捱!不怕你喊声雷大。
  
  (众扯生欲打,外、老旦扮报人,敲锣冲上)报!报!报!
  (末、丑、净、众俱下;生仍睡介)
  (外、老旦喧闹,敲门介)
  (末急上)夜深闻剥啄,知是好音来。(开门介)
  (外、老旦)韩相公中了!特来报喜!
  (末)中在第几甲?
  (外、老旦)第一甲,第一名!
  (末)这等是状元了!待我唤他醒来。相公!相公!
  (生朦胧,叫冤枉介)
  (末摇生介)相公,快醒来!你中了状元了!
  (生拭目介)
  (外、老旦)报老爷!高中状元!
  (生)只怕还是做梦。
  (外、老旦)是真的,不是做梦,快请老爷去赴御宴!

  〖尾声〗(生)无端恶梦将人骇,亏得捷音惊败,这又是第二个乳母无心巧撞来。

  详梦从来贵反详,梦凶得吉理之常。
  奇冤既得闻奇捷,丑妇还应得丽娘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