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五出 坚垒


  〖北醉太平〗(净骑象,引众上)刀锋剑铓,盔甲煌煌,浑如秋水接天光。笑官兵,战几场,马如齑粉人如酱,使俺象蹄血溅桃花浪。先凭一箭定西方,取中原似探囊!
  
  自家掀天大王是也。自从起兵出洞以来,攻州州破,过县县残。虽有几个官兵,莫说不够俺斧吹刀劖,还经不得象鼻一卷。如今已到西川地方,闻得新来的招讨,就是当初詹烈侯。这厮年纪虽老,倒还有些智略,不可轻觑了他。分付大小蛮军,须要用心攻打!将我新制的云梯、大炮,与那掘地道的家伙,都载在军前,听候取用。
  (众应介,同唱“先凭一箭”二句下)
  
  (外戎装,末扮中军,引众上)掘鼠罗禽作糗粮,张巡今日守睢阳,只愁无妾堪充饷,难结军中死士肠。下官詹武承,到任未几,时事多艰。前日上疏请兵,今日贼临城下,急病难仗缓医,远水不浇近火。如今只得坚城固垒,以老贼军,待天兵到日,好议征剿。叫中军官——(末应介)——贼兵破竹而来,机锋正锐,我军不可轻战,只可固守,不可斗力,只可用谋。你与我到营中,选三个壮士,一个画了红脸,扮做关帝君;一个披了火焰,扮做火德星君;一个凑了三头六臂,扮做太岁星君,前来听用!
  (末)禀问老爷:那一处用着他?
  (外)你不要管!装扮完了,听我调度。
  (末应下)

  〖前腔〗(外)说甚么晁生智囊,陈平计良,耿恭神箭不穿杨,射胡人,起异疮。且看俺师心别把阴符创,管教那,五行列宿天神将,不须符咒绍阴阳,一齐来,且守疆!
  
  (副净扮关圣、丑扮太岁、小生扮火德,随末上)装就奇形怪状,且看妙算神机。禀老爷!装扮齐备了。
  (外对副净介)我闻得贼兵惯用云梯,窥视城中虚实。我这东角近山,易于登眺,料他必先窥视东门。我今日东门城上,不用一人防守。只差你一个藏在城垛之下,贼见没人守城,毕竟用软梯爬上,你伺候先上来的一个,拿住他砍了首级,提在手中,直在城上,现一现形,就来领赏。
  (副净应介)
  (外对丑介)我闻得贼兵惯掘地道。我这西门地虚,他毕竟从西门进。你到西门城里先掘一个地洞,伏在洞中,等他掘穿的时节,你将前面一个,砍了首级,提在手中,走出洞外,现一现形,就来领赏。
  (丑应下)
  (外对小生介)贼攻东西不利,毕竟从南北二门,用炮攻打;北门近水,难用火攻,他必定只攻南门。我城唯南角最坚,料打不破。你先到南门,支下一个小炮等他。他炮不响,我炮莫动,待他用炮之时,一齐点火,铅弹打去,他不疑我用炮,只说自家弹子,激转去打着自家,你立在城上,现一现形,就来领赏。
  (小生应下)
  (外)旗鼓司!传谕守城兵士,俱要寂然无声,如有说话一句,咳嗽一声者,立刻枭首!
  (末应介)
  (众同唱“不须符咒”二句下)
  
  (净、众唱“先凭一箭”二句上)叫蛮军,这东门近山,好看虚实,你与我搭起云梯,待我亲自看来!
  (众搭云梯,净登望介)

  〖南普天乐〗(净)驾云梯,高千丈。炯双眸,遥瞻望,虚和实,何计遮藏?管靴尖踢倒金汤!(下介)(众)大王,城中虚实如何?(净大笑介)城上半个人也没有!这等看起来,不消攻打,只须搭了软梯,爬将上去就是。(众搭软梯,一人先爬入介)(副净提人头立城上,众见惊倒介)不好了!不好了!关爷显圣了!(净)大家跪了磕头!(同拜介)呀!把尊神拜仰,威灵庇远方,恕蛮人愚蠢,免降灾殃。
  
  (副净下)
  (净)这一门有关爷把守,不要惹他。到西门去罢!东门攻不过,且去打西门。(同下)
  (外众唱“不须符水”二句上)
  (副净提人头上,见介)禀老爷!献首级。
  (外)赏银牌一面!
  (副净谢介)

  〖北朝天子〗(众)笑痴蛮蠢羌,羡灵心巧肠,寿亭侯那里从天降?都只为神威镇远,赫名儿久扬。困此上不同假和真,魂都丧。貌虽然假装,神多应真降。渺茫、渺茫、渺渺茫,附人身非同影响,非同影响。备牲醪、酬天将,备牲醪,酬天将。
  
  (俱下)
  (净、众唱“先凭一箭”二句上)
  (净)叫蛮军!这西门地虚,好掘地道,快与我掘进去!
  (众)禀大王!不知今日可动得土?
  (净)胡说!那有攻城掘地,拣日子动土的?
  (众掘介)

  〖南普天乐〗(净)荷秋锄,开虚壤,阔如沟,深如巷;兵鱼贯,直抵中央,看他们何计支当?(一人先掘进城介)(丑提人头,出洞现形介)(众)不好了!撞着太岁了。我说今日动不得土!(净)大家再跪了嗑头!(同拜介)呀!把尊神拜仰,威灵庇远方,恕蛮人愚蠢,免降灾殃。
  
  (俱下)
  (净)这西门太岁星利害,不要惹他,且到北门去用炮!
  (众)禀大王,北门近水,不好用炮!
  (净)这等往南门去罢!西门攻不进,又去打南门。(俱下)
  (外众唱“不须符水”二句上)
  (丑提人头上,见介)禀老爷!献首级。
  (外)赏银牌一面!
  (丑谢介)

  〖北朝天子〗(众)笑痴蛮蠢羌,羡灵心巧肠。太岁星那里真相撞,想不曾选期动土,自疑心有妨。因此上不问假和真,魂都丧。这是圣朝的土疆,皇家的寸壤。彼苍、彼苍、彼彼苍,隐相扶,谁能据攘,谁能据攘!守疆臣,还依仗,守疆臣,还依仗。(俱下)
  
  (净、众唱“先凭一箭”二句上)叫蛮军!快支起大炮来打!
  (众支炮介)

  〖南普天乐〗(净)大将军,威名壮,佛郎机,功难量;全凭你,全凭你辟土开疆,待功成衅汝牛羊。(众放炮介)(城上放炮,众打倒介)(小生立城上介)(众)不好了!火德星君又出现了!(净)快些磕头!快些磕头!(众乱磕头介)呀!把尊神拜仰,威灵庇远方,恕蛮人愚蠢,免降灾殃。
  
  (净)罢,罢,罢!有这许多神兵助他,料想攻他不破,收兵去攻别处地方。只道象兵无敌,谁知又有神兵!若遇文殊菩萨,连象也要吃惊。(俱下)
  (外、众唱“不须符水”二句上)
  (小生上)禀老爷,贼兵放炮攻城,城攻不破,反被我炮打死许多,如今撤营走了。
  (外)赏银牌一面!
  (小生谢介)
  (外对末介)你如今领一队人马,沿路鸣金擂鼓,赶将前去,假作追兵,只可吓他走,不可与他战,约去三十里,即便收兵。
  (末应下)

  〖北朝天子〗(众)笑痴蛮蠢羌,羡灵心巧肠,火德星那里从空降?都只为兵多戢少,自焚来可伤。因此上受虚惊,魂增丧。俺这木牛儿有光,火牛儿无像,怎当、怎当、怎怎当?休杀那蠢堆堆无功战象,无功战象。请回家,休痴想,请回家,休痴想。

  戏场不比战场真,耳目何妨暂一新。
  自古奇兵难再试,虑将险法悮他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