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四出 遣试


  〖忆秦娥〗(小生便服上)槐黄了,纷纷举子忙时到。忙时到,祖生休怠,着鞭须早!
  
  下官替韩盟兄抚养孤子成人,且喜得他天姿英迈,品格离奇,定不是个池中之物。今当大比之年,要打发他上京取应。衣囊资斧,俱已齐备,不免亲到书房,送他去来。老年最忌名心热,壮岁还愁宦念疏。(下)

  〖前腔〗(换头)(生带丑上)一朝被鬼迷心窍,神情三日犹昏耗。犹昏耗,合睛便见,夜叉奇貌!
  
  小生为詹家女子,误起情肠。听了外面人的讹传,只说有其名者,必有其实;看了风筝上的赝笔,又道有斯貌者,方有斯才。谁知耳内千闻,不如眼中一见。被他乳母作崇,黑夜引入房中,全无半点娇羞,备极千般丑态。佳篇误称拙作,通文处满口胡柴;旧句冒作新篇,识破时通身马脚。小生方在惊疑之际,彼妇正在饥渴之时。千亏万亏,亏那一盏银灯,做了照妖神镜;难逢难遇,遇着一尊保母,做了辟鬼钟馗:方才得脱网罗,庶免一宵缠缚。不然,竟似苏合遇了蜣螂,虽使濯魄冰壶,洗不尽通身秽气;又如荀令嫖了俗妓,纵不留情枕席,也辜负三日余香。
  (笑介)这样诧异的事,教我也解说不来,只好付之一笑而已!

  〖金梧桐〗且把相思孽帐销,悔极翻成笑。我想他那样的丑貌,那样的蠢才,也勾得紧了,那里再经得那样一副厚脸,凑成三绝。也亏他才貌风情,件件都奇到。毕竟是伊家地气灵,产出惊人宝。我想那个乳母,竟是我的恩人,若不是他引我进去相见呵,万一谬采虚声聘定了,鸾凰效,兀的不是神仙魑魅同偕老。
  
  我吃过这一次虚惊,以后的婚姻,切记要仔细:一不可听风闻的言语,二不可信流传的笔札,三不可拘泥要娶阀阅名门。从来绝代佳人,都出在荒村小户,总之要以目击为主。古人三十而娶,不是故意要迟,想来也是不肯草草的缘故。

  〖浣溪沙〗经这遭才知觉,休信那毛延寿画里妖娆,苎萝不掩西施貌,阀阅难增嫫姆娇。休草草,便等到鬓婆娑,遇佳人,也做个有福温峤。
  
  今乃大比之年,戚仁伯催我入京赴试,此去若得侥幸,大小登科,都在一处,也不可知。等他出来,拜别前行便了。

  〖东瓯令〗(小生、副净带末,携酒上)烧尾宴,祖儿曹,催送蛟龙上碧霄。(见介)贤侄,你春风得意须乘早,专听取泥金报。(副净)老世兄,你身荣须念旧同袍,休得要富贵把人骄。
  
  (小生送银介)朱提百两,备舟车薪水之资,贤侄请收了!
  (生收介)
  (小生)看酒过来!立饮三杯,然后上马。
  (立饮介)

  〖金莲子〗(小生)我自斟醪,须恕杖履不出郊。(净)小弟也奉一杯!(斟介)三杯少,还有一杯奉饶!(合)风霜须爱护,冷暖自均调。
  
  (生)老伯之恩,天高地厚,就是衔环结草,也难效区区,就此拜别!
  (同拜介)

  〖尾声〗(小生)你也莫衔环,休结草。那有个饭韩漂母望酬劳。只求你勉慰黄泉,有使我愧久要。

  玉光剑气久沉埋,好把文星耀上台,
  老耳十年无世事,龙钟洗却待春雷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