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二出 冒美


  (末上)祖父当年不积德,投靠宦家充使役,只因一代做功臣,子子孙孙成世袭。自家詹府管家的便是。自从老爷出门,将我派做司阍人役,不论有事无事,要在门前伺候。今日等了许久,不见有甚么差使出来,且在懒凳上睡他一觉,再做道理。(睡介)
  (净上)良媒不怕姻缘少,私语还防耳目多。自家只为奉承小姐,出来等那讨风筝的情郎。只是门上有管家,不好说话。须要生个法子,打发他开去才好。原来睡在这里!不免摇他醒来。(摇介)
  (末惊醒介)原来是老阿妈,出来做甚么?
  (净)大小姐有事差你!
  (末)差我做甚么?
  (净)叫你去买一袋京香、两柄官扇、三朵珠花、四枝翠燕、五两绵绳、六钱丝线、七寸花绫、八寸光绢、九幅裙施、十尺鞋面,样样要拣十全,不可少了一件!去到管帐手里支银,都在买办簿上清算。
  (末)这许多东西,一日也买不完!这门上叫那个看守?
  (净)你自去买,我替你看门就是。
  (末)这等难为你了:苍头充办吏,老妇代司阍。
  (净笑介)好了!被我遣去了。远远望见一个小厮走来,或者就是讨风筝的,也不可知!
  (丑上)不怕侯门深似海,能令消息快如风。门上有人么?
  (净)你是那家的大叔?到这里做甚么?
  (丑)我是戚家的管家,奉公子之命,特来拜领风筝。
  (净)前日来取风筝,今日又来取风筝,难道我家是个风箱,凭你扯进扯出的么?
  (丑)不知为甚么,那风筝就象有脚的一般,偏要钻在你家来。
  (净)我且问你,你家公子见了小姐的诗,可说好么?
  (丑)不要说起,我家公子呵——

  〖四边静〗朝咀暮嚼多滋味,焚香日相对。废寝又忘餐,如痴复如醉。我笑他忧煎没济,精神枉费,只怕才子害相思,才女少情意。
  
  ——你家小姐见了公子的诗,可也略有些意思么?
  (净)我家小姐的相思,比你家公子还害得凶哩!
  (丑)怎见得?

  〖前腔〗(净)他停针罢线长吁气,梳头忘珠翠,口里念新诗,眼中吊珠泪。他两个的才思呵,分开两位,合来一对。恨只恨彼此隔人天,咫尺阻佳会。
  
  (丑)原来你家小姐,也想着我家相公!既然如此,何不把后来的诗,再和一首,露些情意在上面?待我家公子,央人来说亲就是了!
  (净)诗倒和了。我家小姐,要亲手交付与他,还有许多心腹话要讲,故此叫我出来相等。
  (丑)这等极好!只是你家屋宇深沉,我家公子的胆小,怎么走得进来?
  (净)不妨,教他今晚一更之后大胆走来,我在这里等他就是。
  (丑)这等我就去讲!只是要做得好,不可弄出事来。高才成好事,捷足报佳音。(先下)
  (净)约便约停当了,只是门上有人守宿,怎么处?(想介)我有道理。他如今去买办了,少刻待他买来,好的只嫌不好,说小姐立等要用,叫他连夜去换,怕他不去!正是:

  风流别有钻心计,不在陈平六出中!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