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九出 嘱鹞


  〖步蟾宫〗(生带丑上)日长似岁休闲过,劝好友,将勤补惰。(副净上)春郊游客乱如梭,屋里针毡怎坐?
  
  (生)老世兄,你今日去放风筝,为何这等回来得早?
  (副净)来得早,来得早!都是你一首歪诗将兴扫!不曾放得几多高,线断风筝吹去了。
  (生)原来如此。
  (副净)城上有人看见,说落在詹年伯家,我教人去寻了。
  (生)这也不必。老世兄,你连日在外面闲游,不曾亲近笔砚。万一老伯来查功课,只说小弟不效切磋,如今屈在这边陪小弟看几篇文字,再不要出去了。
  (扯副净同坐,看书介)

  〖黄莺儿〗(生)开卷益偏多,古和今,任搜罗。消磨岁月惟书可。(副净睡着介)(生)你看,才开得卷,就睡着了。换琴,摇他醒来!(丑摇介)戚相公,戚相公!一任你横推竖挪,轻呼重聒,(叶平)怎奈他睡乡城垒紧难破,不要怪戚相公一个,近来的人都有这桩毛病,见了书本,就要睡觉。只怕书里的蠹鱼,就是瞌睡虫变的,也不可知。(生笑介)书既做了睡虫窠,难道先贤古圣,也做了睡中魔?
  
  (末持风筝上)苎线无筋联复断,风筝有脚去还来。呀,大爷睡着了。韩相公,这风筝替大爷收着。小人要去服事老爷。(下)
  (生看介)呀!是那个续一首在后面?(念旦诗介)好诗!好诗!居然旨似我的。(想介)那詹老先生又不在家,这诗是何人所作?
  (丑)外面人说,他家有个二小姐,诗才最高,只怕是他做的。
  (生又看介)是。口气也像女人口气,笔迹也像女人笔迹,不消说是他做的了。既然如此,不可与戚大爷看见,趁他睥着,揭将下来,另把一张白纸补上,待他醒来好看。
  (丑)也说得是。(揭,补介)
  (副净醒介)
  (生)老世兄,醒了。
  (副净)妙!妙!妙!这一觉,倒睡得安稳。

  〖前腔〗昼寝乐偏多,孔先师,教法苛,宰予得趣真知我。(生)老世兄,可曾听见小弟说些甚么?(副净)你低吟似歌,狂吟似呵,不过是“诗云”、“子曰”声烦琐。(生背介)还喜得不曾听见。(转介)老世兄,你的风筝取回来了。(副净喜介)风筝既取回来,小弟就不得奉陪了。如今天色尚早,还有半日好放,且去尽尽余兴了来。莫蹉跎,寸阴尚在,游子肯闲过。
  
  ——且离苦海,适彼乐郊。(持风筝下)
  (生)如今待我取出诗来,细细的玩味一番。(出诗看介)

  〖簇御林〗焚香看,漱齿哦!这是佛名经,出普陀,能开一切眉间锁。他诗中只赞我才高,不露一些情意,但将他细味起来,那“未必有心,可能无尾”这个个虚字眼呵,有无限情包裹。就是这韵也和得异样,又不从头和起,倒从后面和将转来,或者寓个“颠鸾倒凤”的意想在里面也不可知。分明是有意掷情梭,却像把“鸳鸯”两字,颠倒示谐和。
  
  (丑)人又说,他不但才高,容貌也十分标致。
  (生)这样的诗,料想不是丑妇做得出的。

  〖前腔〗我把他容思想,貌揣摩,毕竟少铅华,本色多。(丑)这等说,是个不喜装扮的了。相公不曾看见,怎么知道?(生)但看他毫端不受纤尘呵,怎肯把脂共粉将容涴。我若得与他结丝萝,便朝同枕簟,夕死待如何!
  
  前日那首诗,是无心做的,并没有挑情的意思。如今怎么再做一首,竟说婚姻之事,央人寄去,看他怎生发付我?只是没有这样一个人。
  (丑)相公,抱琴倒有个计较。
  (生)你有什么计较?
  (丑)他家侯门似海,飞鸟不通,料想没有人寄得诗去。只除非也学戚大爷,去放风筝。
  (生)那风筝怎么放得进去?
  (丑)他家的宅子,极是宽大,又靠在城边。你如今做一首诗,写在风筝上。我和你到城上去放,不要太放高了,只要放进他的墙头,就把线一丢,你说不落在他家,落在那里?
  (生大喜介)妙!妙!妙!妙得极!只是那回音怎得出来?
  (丑)这个一发不难,待我依旧去讨,讨得风筝出来,回音一定在上面了。只是一件,切不可说出你的名字,只说是戚大爷做的,直待事成之后,才可露出真情。
  (生)怎么?我做了诗,倒假他的名字!
  (丑)一来如今的人情,只喜势利,不重孤寒。说戚大爷的名字,还掀动得他;说是相公,他若访问你的家私,连诗的成色都要看低了。二来风筝放进去,万一惹出事来,他还碍着戚老爷的体面,不敢放肆,若晓得是你,行起乡宦势来,就是吃他的亏了。
  (生)有理!有理!不但聪明,又且周匝,这等我做诗,你去糊风筝,预备停当了,明日绝早去放!
  (丑应下)
  (生)我想这一首诗,比前日那一首更有关系,不是草草下笔的。

  〖琥珀猫儿坠〗凝神静想,逐字苦吟哦。这一次是有意班门弄斧柯,不比那弹琴偶遇子期过。敲磨,休教他绽破樱桃,笑我才少情多。
  
  (丑持风筝上)不贪醉饱为顽仆,愿效昆仑作侠奴。相公,风筝有了!
  (生题介)“飞去残诗不值钱,索来锦句太垂怜;若非彩线风前落,那得红丝月下牵。”(搁笔介)诗做完了,待我叮嘱他一番。风筝,风筝!我这桩好事,全仗你扶持。若得成交,你就是我的月老了!

  〖前腔〗我把风神絮祷,却便似合掌念弥陀。休教那妒雨愁云把我字句磨,好待他清清楚楚入秋波。休讹,须认取我那嫡嫡亲亲,和韵娇娥。

  〖尾声〗从前既把媒人做,还仗你姻亲订妥,切莫要有始无终把我的好事磨。

  新诗为我逗琴心,更仗新诗索好音;
  无意栽花犹发蕊,难道有心插柳不成阴?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