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七出 题鹞


  〖翠华引〗(生上)拾翠佳人遍野,王孙尽束雕鞍;只为倾城色少,潘车懒出柴关。
  
  小生韩琦仲,与戚友先同学攻书。怎奈他是个膏粱子弟,只喜斗鸡走狗、蹴鞠呼卢,不但文章一道,绝不留心,就是那焚香挥麈、种竹栽花之事,也非其所好。可惜他令尊造下这座园亭,何等幽静,他也不会领略。你看花瘦草肥、蛛多蝶少,也不叫园丁葺理葺理。今日闲暇无事,不免叫抱琴出来,替他收拾一会,有何不可。抱琴那里?
  (丑上)已落地花犹慢扫,未经霜草莫教锄。相公叫抱琴何用?
  (生)替他把园中花竹,葺理一番!
  (丑应,葺理介)

  〖太师引〗(生)洗药栏,蓬蒿刬,饲红鱼开笼放鹇。蛛网卷,虑妨蝴蝶;雀罗收,好听绵蛮。你看,略修葺修葺,眼前就清楚了许多。如今添些香在炉里,再去烹一壶茶来。(丑应,取到介)(生)清香一炷,茶一盏,代地主享用清闲。且待我抽几种书来看一看。(翻书介)凭书案,把牙签细翻。(叹介)这样异书,贫士们不得见面。如今却堆在这边饱蠹鱼,岂不可惜!堪叹息,人饥蠹饱书遭难。
  
  我这几日,同戚公子在郊外闲游,也看过许多仕女,并不见有一个佳人。又不知是我的眼睛忒高,又不知是世上的绝色原少。

  〖前腔〗似这等国色难,天香罕,难道教我渴相如情思遽删?我也晓得佳人,原不易得,只是要个将就看得的也没有,如之奈何?我只要个不妆点真姿本色,无脂粉绿鬓红颜。就是那胸中的才思,也不必太高,又不要他文章应举诗刻板,只求他免贻笑与郑氏丫鬟。天那!若是我命里有这等一个,就婚姻迟几年也不妨。只要有红丝绊,甘心守鳏,终不然竟使我终身做了孤汉。
  
  独坐无聊,忽生愁闷,不免信手拈个韵来,做首诗儿遣兴便了。
  (拈韵介)原来是“一先”韵。
  (研墨做介)
  谩道风流似谪仙,伤心徒赋四愁篇。
  未经春色过眉际,但觉秋声到耳边。
  好梦阿谁堪入梦,欲眠竟夕又忘眠……
  (末持风筝,冲上)未到中秋休咏月,正逢寒食且吟风。韩相公,大爷有个风筝,求你画一画。
  (生怒介)别人好好在这边做诗,被你打断了我的吟兴!

  〖三学士〗好一似雄唱忽然逢截板,顿教字咽喉间。就是要画也没有颜料,难道好用黑墨涂写不成?我尚没个硃研露水点周易,那得个钱买胭脂画牡丹!你去对大爷说,裱风筝既有裱匠,画风筝自有画师,我韩相公画不惯,就是会画,也须存气岸,怎肯将如椽笔做了绕指环。
  
  (末)韩相公屈你画一画罢!大爷在城上等,若去迟了,又要难为小人。他不曾买得颜料,教你也没奈何,就是黑墨涂几笔也罢了。只求快些,小人去吃碗饭了来取。(下)
  (生)这也是活磨了,谁耐烦去画他?也罢!就将方才的诗,续上两句,与他拿去便了。
  (写介)“人间无复埋忧地,题向风筝寄与天。”

  〖前腔〗幸有风筝为折柬,寄愁天上何难?但看我忧贫虑贱心如捣;试问你造物生才意可安!便道是大器从来成就晚,难道婚姻事,也教人须鬓斑!
  
  (末上)相公风筝画完了?
  (看介)原来是首诗,一字千金。更好!更好!

  (生)书成莫怪景萧条,摩诘诗中画自饶;
  (末)一字千金知太重,只愁放不上青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