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五出 习战


  〖北粉蝶儿〗(净蛮装,引众上)七尺昂藏,不枉了七尺昂藏。盖乾坤,气雄心壮。天铸就铁胆铜肠,眼重瞳,眉八彩,帝王奇相。割中原,几处强梁,都随咱一声雄唱。
  
  据地称雄积有年,那堪久戴洞中天?
  时人莫笑蛮靴弱,一踢能教万国穿。
  自家洞蛮雄长,掀天大王的便是。咱们各踞洞天,自成部落,就是朝廷有道,不过暂受羁縻;若还国势凌夷,岂肯自为囚虏?孤家生来相貌雄奇,性格骁勇,素有席卷中原之志。只因海宇承平,难于窃发。如今闻得朝中群小肆奸,各处贪官布虐,人民嗟怨,国势倾危。若不乘此兴兵,可不自贻后悔!只是一件,我闻得官兵用的器械,件件犀利,俺这里刀枪虽快,弓弩虽多,只可为应敌之资,不可为制胜之具。我想中国所少的,只有一个象战。孤家已曾蓄有猛象数百,铁骑三千。象阵前驱,骑兵继进,以此制敌,何愁不坐取中原。已曾着人训练多时,只不曾亲自检阅。今日天气晴明,不免登坛演习一番。
  (登坛介)传谕人、象两营,各自披坚执锐,听候操演!
  (众)禀问大王,还是先演象战,先演人战?
  (净)先人,后象。
  (众应,传令介)
  (众持军器,各舞一回下)

  〖石榴花〗(净)一件件绕身随手现锋铓,俺只见电闪毫光。可喜的是弓弯夜月,剑倚秋霜;枪能贯甲,箭拟穿杨。又只见那猛骎骎,又只见那猛骎骎,马蹄儿踏破了桃花浪,一道红尘,人间天上。气昂昂的猛貔貅,气昂昂的猛貔貅,好似天神样。舞罢了,各返彩云乡。(换象上,舞一回下)

  〖扑灯蛾犯〗(净)蠢生生,如犀增跳踉;威凛凛,如虎增肥样。脊巍巍,如山复如堵;鼻层层,如风卷浪。雄纠纠,千夫失勇;木蚩蚩,万弩不能伤。泼凶凶,长驱直拥;伏贴贴,敌骑百万一齐僵。
  
  ——分付人象,合战一回。
  (众应,传令介)
  (人、象同上,合战毕,摆齐,听令介)
  (净)人有人威,象有象勇。好战法,好战法!

  〖上小楼犯〗凭着你烈轰轰人马强,矫腾腾牙爪张,扶佐俺掠了金珠,踞了城池,做了君王。那时节封你做食禄千钟、封侯万户功人功象,须记咱纶言非诳!
  
  ——摆队回营!
  (众应,行介)

  〖叠字儿犯〗对对旌旗明亮,个个戎装鲜朗;更有那煌煌的司命旛,离离的护纛幛,五彩飘扬,助的军容壮。喜孜孜归来帐房,笑吟吟自捧霞觞;歌舞徜徉,洞中蛮都增欢畅,伫看把锦江山打叠实空囊。
  
  ——分付大小蛮军,点齐人马,就是明日起兵。
  (众应介)

  〖尾声〗取中原,如反掌;看长驱,谁能拦挡?一任那不知命的螳螂将臂攘。

  计就何难拉朽枯,狰狞一兽抵千夫;
  荡平拟建功臣阁,不画麒麟画象图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