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三出 闺哄


  〖海棠春〗
  (外苍髯冠带,末随上)
  林居偏系苍生望,丝鬓老,丹心犹在。术祗愧齐家,阃内多强项。
  
  雄心勃勃鬓萧萧,功在边陲望在朝,尚有倒悬民未解,难将生计学渔樵。
  下官詹武承,字烈侯,进士出身,官拜西川招讨使。只因朝中宦寺专权,怪下官不肯依附,唆人弹劾,罢职家居。近日闻得川、广之间,蛮兵作乱,势甚披猖,朝议纷纷,要起下官复原职,未知确否?这倒不在话下。只是下官之命,易在功名,难在子息;下官之才,长于治国,短于齐家。正夫人早丧,子嗣杳然,只留二妾,各生一女。他们一岁之内,倒有三百个日子相争。下官一日之中,吃得八九个时辰和事。亏了一双顽皮的耳朵,炼出一副忍耐的心胸,习得吵闹为常,反觉平安可诧。二夫人梅氏,生女爱娟;三夫人柳氏,生女淑娟。爱娟居长,淑娟居次,年俱二八,未定朱陈。昨日是元旦之期,下官在梅夫人房里度岁。今日轮该柳夫人当夕了,且喜应酬已毕,不免早些过去,同他吃几杯岁酒,不要去迟了,又道我冷落他。
  (叹介)这叫做:阴气费和阳易燮,盐梅好剂醋难调。

  〖前腔〗(小旦扮夫人上)衾裯同抱甘谁让?宠盛处,后来居上。(旦扮小姐,副净扮梅香随上)二母费调停,敢为慈亲党。
  
  (小旦)妾身柳氏,诏讨公第三房夫人。女儿淑娟,诏讨公第二位小姐。二娘梅氏,嫉妒成风,咆哮作性。妾身初来,也曾让他几次,怎奈越高越上,势不相容,如今只得与他旗鼓相当,才能够画疆自守。
  (对旦介)我儿,你爹爹昨日在那边过年,今日这样时候,还不见过来,想是又被那老妖精缠住了。
  (旦)新正为一岁之首,决不使我母子向隅,想必也就来了。
  (外便服上)老梅虽占春光早,嫩柳还承雨露多。
  (见介)夫人,下官昨日拘于次序,只得勉强住在那边。你母子二人度岁,未免冷静了。
  (小旦)也不十分热闹。
  (旦)孩儿备有春酒,替爹爹母亲介眉。
  (外)如此甚好。
  (旦送酒介)

  〖惜奴娇〗(合)琥珀浮光,喜红颜华发,共映霞觞。一样的辛盘菜果,今夜倍觉生香。徜徉,对景开怀增欢畅,案齐眉,珠擎掌。(合)祝寿康,但愿年年今日,共醉千场。
  
  (老旦扮夫人,丑扮小姐上)女子心肠曲,男儿宠爱偏,只愁情意假,空占昨宵先。妾身梅氏,詹家署事的正夫人是也。老爷在柳氏房中饮酒,不免同着女儿,潜步走去,听他说些甚么。
  (行介)正是:但听私下语,便识枕边言。
  (丑)来此已是三娘门首了。母亲,我和你躲在一边,好听他们说话。
  (老旦)正是。(共躲听介)
  (外)夫人,我年逼桑榆,只生二女,你生的这一个,聪慧端庄,还替下官争气。只是二娘生的那一个,貌既不扬,性又顽劣,我终日替他担忧,怎么样到人家去做媳妇?
  (小旦)有那样的娘,自有那样的女儿。莫怪女儿不成器,只怪那老东西的教法不好。
  (旦)爹爹、母亲,且自饮酒,不要多话。万一下人听见,传与二娘知道,又是一番嫌隙了。
  (外)我儿说得是。

  〖前腔〗(合)须防耳属于墙,休向新年佳节,又起争场。且把金樽倾倒,休负眼底春光。芬芳,几树梅花相依傍,暗香来,神增爽。(合前)
  
  (老旦、丑闯入介)
  (老旦)小妖精,你同家主公吃酒,把我娘儿两个当小菜,怎见得我的教法,不如你的教法?怎见得你的女儿,强似我的女儿?
  (指小旦介)

  〖锦衣香〗骂你那淫妇腔,妖精样,逞自强,将人谤,不分个后到先来,恁般无状。(小旦)我倒不是小妖精,你是个老妖精。为甚么别人在房里吃酒,要你沿墙摸壁来听?(指老旦介)笑你那狐狸越老越猖狂,迷人技痒,到处寻郎。(老旦)好骂!好骂!(欲打介)(小旦)你来!你来!(外各劝介)劝娘行息忿,甚冤仇,动辄相伤?(对老旦介)夫人,你比他年长,怎与他一般较量?(老旦)是他的年纪小,我的年纪老,你到年纪小的身边去!(推外介)(外对小旦介)夫人,若论于归次第,你也略该相让。
  
  (小旦)是他比我先来,我比他后到,你到先来的身边去!(推外介)
  (外笑介)他又推来,你又推去,我只当在这里打秋千。
  (丑对小旦介)三娘,我的母亲教法不好,你的教法好,以后劳你教教罢了。
  (对旦介)妹子,你聪明似我,我丑陋似你,你明日做了夫人、皇后,带挈我些就是了。

  〖浆水令〗你这俏仪容,夫人娇样,好规模,皇后尊腔。我呵,只好做农家媳妇、贩家娘。全仗你提携带挈,做个贵戚椒房。(旦背对老旦介)二娘,是我母亲不是了,看孩儿面上,不要气罢。劝你千金体莫气伤,且看儿面恢宏量。(对丑介)姐姐,你与妹子原是和气的,不要为这几句闲语,就成了嫌疑。好姊妹、好姊妹,影形相傍。休因这小嫌隙、小嫌隙,中道参商。
  
  (老旦指小旦介)若不看你女儿面上,今日和你不得开交!我儿去罢!不意顽嚚辈,翻生贤慧儿。(丑同下)
  (外指内介)老泼妇,老无耻!新年新岁,就来寻是非!
  (小旦)起先为甚么不骂?如今见他去了,弄这假威风与那个看!
  (外)当面不骂,是替你省气;背后骂他,是替你出气,总是爱惜你的意思。(笑介)
  (净扮报人上)三边传檄至,九阙赐环来。报!报!报!
  (末传介)
  (小旦、旦避下)
  (外)唤他进来!
  (净见介)恭喜老爷!起复原官。圣旨已下,道地方多事,就要催老爷上任。
  (外)知道了,外面领赏。
  (净下)
  (外)既然起官,就要上任,那干戈扰攘的地方,不好带得家小。我如今在家,他们还终日吵闹,明日出去之后,没有个和事老人,他两下的冤家,做到何年是了?(想介)我有道理。叫院子!
  (末应介)趁我在家,叫几个泥水匠来,将这宅子中间,筑起一座高墙,把一宅分为两院。梅夫人住在东边,柳夫人住在西边,他两个成年不见,自然没气淘了。
  (末)老爷说得是。

  〖尾声〗(外)把长城筑起三千丈,省得干戈扰攘。(叹介)我还怕他攻倒堤防。

  不会齐家会做官,只因情法有严宽。
  劝君莫笑乌纱弱,十个公卿九这般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